我叫王麟,是一名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生。我于2016年11月入职成为国金研究所的实习生,得益于研究所医药健康研究中心的市场知名度以及对创新药估值体系建立的科学性,在多家基金公司的委托下,能够持续进行创新药估值方面的课题研究。

从实习开始点滴积累,探索研究真相
回忆起最初在国金实习的经历,我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得有一次我晚上12点向带教老师发送了自己整理的报告,没想到第二天打开邮箱,发现带教老师当晚2点回复了邮件。在邮件中,老师也写了一份报告,并且把两份报告的数据进行了对比。实习的那段时间,我的每项工作老师都给出了反馈,这让我受益匪浅,也触发了我加入国金的意愿。从那时起,我就给自己定下一个要求,每干一个礼拜,就离自己的老板更近一步,离研究的真相更进一步。现在,我也如是要求自己团队的实习生,希望每位实习过的同学都能有实实在在的收获和进步。

在卖方研究的价值里,我认为研究的实质是归纳过去,投资的实质是演绎未来,投资研究就是通过归纳过去,从而演绎未来。2017年11月,我成为国金的正式员工,凭借着团队与平台的优势,我完成了一篇深度报告——《创新药系列报告之一:创新药估值体系构建》,得到了市场的好评。

挑战估值难题,自主开发设计创新药估值APP
多次课题完成之后,我想到,是否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开发一款APP让外行人也会估值创新药,这样基金经理就可以利用APP快速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想法虽好,但对于非信息技术专业出身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在后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逐步摸索,慢慢将这个计划付诸实践。

我自学了编程,组建了一个三人小组,还邀请了我的朋友一起参与制作。我们前后整理了10多个病种的中国版患者流(Patient Flow),阅读了50多篇NCCN+ESMO+ASCO+CSCO等指南文献,访谈了数十位中国临床一线医生。在100多个日日夜夜的讨论、几十次bug的检查和修改、2000多行代码的编写后,终于形成了“创新药估值”APP的原型,用户只需输入一些参数就很快能获取药品估值区间。这对一些非医药背景的基金经理帮助很大,他们可以仅靠一部手机,就能快速对创新药品进行估值和定价。

在APP的制作过程中,最难也最重要的是中国特色版本的患者流数据库的建立。因为亚洲人群在某些疾病和基因型方面与欧美人群是有较大差异的,因此无法直接借用国外的流行病学数据,而国内的流行病学数据和药物经济学发展尚未能满足需求。所以我与团队一起采访医生调研,形成“中国特色的患者流数据库和疾病模型”,希望为APP的成型打下扎实的基础。

每个病种从阅读文献、构建框架、访谈医生等一系列工作都需要1-1.5个月左右的时间来完成,目前已上线3个大病种,分别是肺癌、乳腺癌、和胃癌,将来我们还会陆续上线肝癌、肾癌等其他癌症种类,甚至是非肿瘤领域的各种疾病。

2018年9月、10月,这款自主开发设计创新药估值APP相继在iOS系统的App Store和安卓系统的应用市场相继上线,获得了几百条好评。针对已经面世的APP,我们还在探索新的领域,希望APP能够自己深度学习,自动形成估值,避免偏误,让估值更加高效和精准。

更多故事